劉海明
  沸沸揚揚數載的綿陽“走廊醫生”事件,不久前以雙敗謝幕。“走廊醫生”是孤立的個案,還是具有某種普遍性的現象?也許,形式上的“走廊醫生”可能是孤例,但因批評或舉報單位遭到打擊報複的現象,從來就不新鮮。社會單位是這樣,相對封閉的大學校園裡,同樣未必能免俗。
  7月8日,一封廈大女教師謝靈批評學校食堂優待校長的信引發熱議。廈門大學校長朱崇實稱自己刷卡就餐,並不存在特殊待遇。他表示,此前已有教師舉報謝靈存在學術不端問題,學校相關學術道德委員會正在就舉報問題進行審慎調查。
  教師批評校長,校長該如何看待下屬的批評,這已經不是當事人之間的事情,而折射出一所大學的品格。校長否認自己在就餐問題上存在特殊待遇,相信基本符合事實;校長承諾不會報複謝靈,這樣的姿態也很不錯。有趣的是,朱校長一方面說不會打擊報複,另一方面又說在調查謝靈的學術不端問題。這個看似不經意的“補充說明”,在網上掀起軒然大波,不少人懷疑這是一種赤裸裸的報複:“無巧不成書。你舉報,我調查,先來後到。”“小鞋已經到貨了!”
  批評屬於基本的公民權利。大學里,老師批評學生,老師批評學校,包括批評校長,這種批評屬於教師天然的權利。批評可能與事實有些出入,但校方如何看待批評本身,如何對待批評者,不僅衡量的是大學的胸懷,更關係到批評事件的走向。假若當初蘭越峰批評綿陽市人民醫院時,院方能夠本著有則改之,無則加勉的態度,相信蘭越峰也不會下崗,當然也就不會有“走廊醫生”這個特殊的中國詞語;假若院方就事論事,只針對蘭越峰揭露的問題,不掉轉槍口指責蘭越峰心理陰暗、道德問題,相信“走廊醫生”也不會得到輿論的支持。同樣,謝靈批評廈大校長就餐受到優待,雖然已是幾年前的事情,校方可以成立調查組,進駐食堂進行調查,而不是話鋒一轉,拋出謝靈學術不端的道德撒手鐧。這種從道德上搞臭批評者的做法,怎麼看都和“走廊醫生”所在單位的手段如出一轍。
  假若廈大不能正視這個事件潛伏的危機,不能自省學校食堂的獻媚權力行為,不能自查校領導身上的毛病,而是把輿論的火焰引到批評者身上;如果謝靈的性格也具有偏執成分,會不會導致她和學校的關係進一步僵化?僵化關係如果升級,最終謝靈會不會失去教職?如果失去教職,謝靈真成了廈大“走廊教授”,那就是廈大的悲劇,而非純粹的謝靈個人悲劇。
  現在,一些部門承受批評的心理能力很差,對單位內部的批評更容易惱羞成怒,動輒把批評者說成是“心理陰暗”、“精神病”或具有道德污點的人。奇怪的是,這樣的批評者在公眾看來,往往又是正常人。這是否表明,對待批評的陰暗心理,製造了批評的悲劇呢?李敖曾經說過:“不想解決人民提出的問題,老想解決提出問題的人民。”這樣的狹隘心理,大約是批評者走向偏執的開端吧?▲(作者是西南科技大學新聞系主任)
(編輯:SN090)
創作者介紹

房屋修繕

sy69symvv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